免费核名,十五分钟反馈信息!

咨询我们

    注册公司受理中心 总部

     

    电话:021-58362170

    邮箱: georgiazuo@163.com

    联系人:左老师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1085号华申大厦1202室(9号线商城路站)

    注册公司受理中心 分部

     

    电话:021-58362178 

    邮箱: georgiazuo@163.com

    联系人:徐老师

    地址:杨浦区赤峰路65号同济科技园1号楼813室

    代理记账 商标注册 企业变更等

     

    电话:021-58362170

    联系人:左老师

    地址:浦东新区浦东南路1085号华申大厦1603室

外资公司注册
外资企业在华新起点
来源: 上海自贸区注册公司    日期: 2017-08-11    文字大小:      

  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其畅销书《世界是平的》中认为,由于资本、技术和信息的跨国界集合,全球化已经成为势不可挡的新的国际体系,全球市场不再受限于原有的条块状的国家经济单元的束缚。在这个新的市场体系中,政治和贸易壁垒将逐步消失,任何一个国家、企业乃至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在同一个竞技场进行有序竞争。不仅如此,分工合作更有可能取代竞争成为这一新国际体系的主要特征。弗里德曼的乐观主义是建立在古典自由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之上,即当自由市场的参与主体基于其比较优势参与市场竞争的时候,在“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下,整个社会资源将会朝向配置最优化、产出最大化的方向发展。

  但现实世界要远比古典自由经济学的假设来得复杂得多,古典自由经济学的均衡状态的实现机制在很多情况下都要依靠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尤其是在外国企业进入到另一个国家寻求更好投资机会、扩张势力地盘、获取高额回报的时候,看得见的手要远比看不见的手更具有决定性作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世界依旧是崎岖不平的。但崎岖不平是一回事,抚平这种崎岖不平则显得更富有智慧。在当今国际经济秩序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的时候,建构制度化的外商吸纳机制,促进外商在国内经营、投资的法治化水平,规范其日常经营,防范其出现大规模违规作业,谨防在外商企业出现违法违规之后的道德风险放大效应,防止经济民族主义的抬头,将成为考验全球市场经济体系的重大挑战。

  仿佛是在验证这两种不同说法都有其正确性一样,2011年12月24日,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联合发布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1年修订),进一步扩展了2007年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所许可的外商在华投资的范围。仅仅修改产业指导目录,扩大外商在华经营投资的范围,并不能涵盖外商在华经营投资所表征的问题的全部。重要的是要看到,在过去的一年里,以康菲、肯德基、沃尔玛、本田汽车等为代表的在华投资的外国企业所引起的环保、劳工、消费欺诈等问题上的是是非非,预示着2012年,外资在华企业将面临着大考,这大考,既有来自这些企业本身所身处的全球经济衰退大背景,来自中国产业结构技术升级的刚性需求,更有来自中国在外商企业在华经营的法律机制设计不足以应对当前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而带来的大问题。在中国已经对外进行了长达三十余年的开放政策之后,在中国已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已经十年之后,现在已经不宜再在数量上来讨论外商企业在华经营和投资的前景,是时候转变为从质上来讨论和关注外商企业在华经营和投资的制度性前景了。

  外商投资与经济民族主义

  在林林总总的企业跨国并购、投资失败的事例背后,经济民族主义的身影随处可见,其所波及的范围往往与高科技、能源有关的领域。但是,经济民族主义并非保护国民经济的良方。

  与弗里德曼的预言相反的是,近些年来,在国际投资领域,出现了一股针对外商投资的经济民族主义运动。例如,2005年中海油收购美国石油公司尤尼科的时候,就因为美国国会基于“国家安全”的名义而遭到否决;同年,美国凯雷集团经多轮竞标角逐,在与中国徐工集团及其股东达成收购协议之后,也因为我国国内引发的关于国家经济安全的压力而放弃。在林林总总的企业跨国并购、投资失败的事例背后,经济民族主义的身影随处可见,其所波及的范围往往与高科技、能源有关的领域。当然,它也可能仅仅与特定企业的行为有关。例如在我国近些年发生的抵制法国达能集团收购娃哈哈事件、中国网民自发抵制家乐福的运动等等。

  经济民族主义并不那么友好地面对外商企业在华所做出的贡献和所做出的成就。它更关注的是外商企业在国内所获得的竞争优势和高额回报。但在“经济民族主义”浪潮背后,英国则是一个醒目的反例:英国将其许多公用事业、重工业以及全部港口出租给外资,把金融证券业租借给美国、德国、瑞士等老牌对手的证券公司。但与此相伴的后果是,英国的金融地位不断上升,英国的产业结构在整个欧盟中是最优化的,其GDP长期以来在整个欧盟成员国中是最高的,失业率却大幅下降,不到欧盟平均失业率的一半。

  由此足以见得,经济民族主义并非保护国民经济的良方。但在外商投资和经济民族主义之间,为什么会悖论性地结合在一起呢?回应这个问题与中国拓宽外商投资产业领域和范围并不矛盾,这两个问题与投资环境的制度化构造有着紧密关联。


上一篇:李克强:对在国内注册的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
下一篇:外资企业增资后,可以享受的税收优惠

上海明子实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总部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1085号华申大厦1603室 1202室 咨询热线:021-58362170 

杨浦分部:杨浦区赤峰路65号同济科技园1号楼813室